松露西子酱

一起一落,交感共鸣。

[谭赵]盐重好色/轻度腐败 14

开黄腔这种事,光说不练都是假把式。

14

谭宗明今晚算是赖在赵启平家了。

上海没有多冷,若明天清晨推开窗,透凉浸过露水的晨雾就会柔情似水地倾注进来,这就是全部。但谭宗明还是心怀“你妈让你穿秋裤”的爱与慈悲为赵启平开了热空调。后者洗漱完,躺在床上单手翻医学期刊,另一只手被谭宗明捞在怀里翻来覆去地揉揉捏捏。

谭宗明坐他旁边,煞有介事地给他按什么穴位。他在徽菜馆第一次触摸这双手,是觉得它像艺术,像雕刻,现在它在他手里,与他的身体有相似的温度,手心相贴的时候,好像心跳都可共振。

“对了,谭宗明,有个问题想问很久了。”

“我听着。”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对我有意思?”

“不能这么说。”谭宗明一本正经地考虑,“言之凿凿,第一次见你我只是想睡你。”

赵启平差点儿一口胃酸喷他脸上。谭宗明面不改色、四平八稳、理直气壮,继续慷慨陈词。

“安迪第一次给我发你照片,我就想睡你。”

“每次去附院,一经过那条摆了骨科专家简介的走廊,我就想睡你。”

“第一次约你吃饭――饱暖思淫欲,我也没办法――我就想睡你。”

“停停停,你就没有不满脑子淫辞亵语的时候?”

“我那时可是心无旁骛地想睡你啊。”

“你还挺骄傲。”

谭宗明摩挲赵启平的手心,用自己的指腹描他的三条掌纹。

“不过,后来我舍不得了。”

“人要是不在乎输赢,无所谓结局,才会信马由缰地要睡你,才有闲情跟你阔气地排兵布局,看咱们谁玩得过谁。”

“我是舍不得只是睡你,我在乎输赢,有所谓结局。这是爱情线,这是事业线,还有这条,是生命线,”谭宗明的手指顺着他的生命线,画到手腕,贴住脉搏,“你看,赵启平,你的生命线这么长,睡了就走,我舍不得。”

我舍不得。

赵启平脖子根有点烧,也完全敛不住自己的脉搏,他面对谭宗明,风吹火燎,心里那些斩不断绞不碎的,连余烬都没有剩。

“那……那现在呢?”

谭宗明整个上半身罩过去,几乎是鼻尖贴鼻尖,气声儿说:“你是希望我现在贪心点还是知足点?”

赵启平睫毛闪了闪,牵起一边嘴角,往他下半身那儿看,抬起眼也酥着嗓子回他:“你现在贪心,我……胃供血会不够的。”

谭宗明腆着张被他抛弃的脸朝赵启平笑,然后大摇大摆直起身子坐回去,继续握着赵启平温热的手捻他漂亮的指节,从指节到手腕,由手腕而小臂。

谭宗明想,他现在确实是挺知足的。

其实,他在赵启平身边,他知道人类躯体的尺度是很小的,臂展通常不会超过两米;直臂由前伸向外展,也不过一百四十度度而已;二十至两万赫兹,是听力的界限;眼水平转动角度甚至仅有左右的三十五度,物体无论大小近至5厘米左右,晶状体都再无法将其在视网膜上成像。可此时此刻,你穷渡了这个世界的一切迢递,与我肌肤相亲,这得是一件多么教人澎湃的事,要我怎样不知足?


“我真的知足。”谭宗明垂下头,去看赵启平清亮的眼睛。

“不过说实话其实能再睡一睡就更好了。”



可喜可贺,谭总还没有再睡一睡小赵医生,小赵医生就自己先睡着了。他半夜里醒来,空调温和平静地嗡嗡运作,客厅还亮着灯。

赵启平摸出去,夜里还是有些凉了。客厅里谭宗明猫在茶几前,在笔记本的荧光里捏着鼻梁看文档,桌上一杯茶,一点儿白气都没有冒。

赵启平到厨房倒了两杯热水,抱着毯子坐到他身边。

“公司过两天要来一批重要客户,安迪准备年底前把项目拿下,最近忙一点。”谭宗明把屏幕亮度往暗里调以免刺眼,“感觉好点了没?”

“好多了。”

赵启平在一边抱着杯子喝水,他看着谭宗明,想叫他早点休息,转身又发觉没有立场,都是成年人,真要超负荷工作他俩指不定谁对自己更狠。

“医生胃不好的多了去了,我们院其他科室的医生每次跑去消化内科遇到熟人都特别好笑。”

“看来消化内科的医生光是解决你们内部问题就可以业绩大丰收了?”

“很有可能,所以谭总就不要去为他们贡献业绩了。”赵启平推了推那杯已凉了七分的茶,“大半夜的,都空腹了,喝这么浓的真不好。”

谭宗明乖乖地换过热水,赵启平又坐了会儿,才迷迷糊糊被谭宗明带进房间睡觉。他俩都睡眠浅,在一起却难得没有再起夜,大概是累,也是安心。



早晨赵启平起床,谭宗明在厨房煎鸡蛋。一面全焦,一面全生。赵启平默默拿了罐黑猪肉松,还不忘夸奖他,您还会单面煎呐。

吃完一顿不太可描述的早饭,赵启平对谭宗明劈头盖脸一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克服了重重爱的阻挠成功奔赴工作岗位,谭宗明很委屈,明明资本主义才压榨工人。万恶的资本家谭宗明只能意气风发地走进晟煊大楼,坐进自己的办公室,为资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谭宗明很忙,桌上有不少文件要处理,有不少报表要批阅,还有一张刚收到的明信片,风情万种的法国小镇,背面倒是八个清峻的汉字。谭宗明郑重地收了起来。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注:前文中老谭曾经调侃他和平平在地铁上人挤人是“绸缪束薪”,与“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同出于诗三百《国风·唐风·绸缪》,描写的是夫妻间温馨的洞房花烛夜。

评论(17)
热度(264)

© 松露西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