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露西子酱

一起一落,交感共鸣。

[谭赵]盐重好色/轻度腐败 7

07

 

民间有言曰:穷穿貂,富穿棉,霸道谭总穿休闲。

 

在遇到赵启平之前,谭宗明对待饮食一如他的穿衣,几乎未曾在款式搭配上斤斤计较,舒适合身即可——况且即使是一件休闲,也分三六九等,纵使某些奢侈大牌偶尔也头脑发热地走上现代主义的中国风道路,那也多是女性朋友们遭殃。总之他坚定地相信,价格到位了,总是不会出错的。

 

所以他曾经便觉得,饮食亦如此。

 

他拉着赵启平下了几次富丽堂皇的馆子,菜品是有保障的,但他到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待谭宗明被赵启平对待食物那种虔诚的态度所感染时,他才在心里踯躅起来,计较起每一道菜是否能与小赵医生的口腹熨帖地磨合,计较起今天的酸甜和明天的苦辣。

 

一次赵启平在微信里说他在和同事吃重庆火锅,多年不食辛辣以遏肝火的谭宗明,竟然也对杭椒牛角椒小米椒三樱椒七星椒起了兴趣。毛肚鸭肠老肉片种种,既然无法出现在商务宴请的桌上,无法出现在优雅女士的面前,那么也只能降临在他与赵启平的咫尺之间。

 

谭宗明想,摄取营养物质毕竟是人生第一紧要事,所以当他看到吃的就想到赵启平,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这样的改变有那么一瞬间让谭宗明有些手足无措地慌乱。我们猜测谭先生那时心中的小九九或许跟十八岁的少女惊讶地发现自己恋爱了如出一辙。


可惜他三十八都不止了,别说恋爱,床笫之欢都享受了不少。

 

但这并不能影响谭宗明一颗悸动的、红宝石鲜奶小方一般的三十八岁的少男心。所以当他在大洋彼岸奔波了一周,舟车劳顿,飞回上海后,但凡工作从大脑里抽空的时刻,饥饿感与赵启平就见缝插针地汹涌而上。


于是这便似乎非常合情理地引导着谭宗明做出了一个决定:带着吃的去看赵启平。

 

赵启平周四坐诊时,到了晚些的时候总归能稍清闲些,总算不至于门庭若市到写病历卡时要背叛自己一手漂亮的字,甚至能够抢时间做些自己的工作。所以谭宗明进来的时候,他正抱着本最新的Ann Rheum Dis看着文献。

 

关于赵启平看核心期刊这件事,谭宗明曾经向他调侃过自己发SCI屡屡碰壁,安迪却有如神助一路顺风的经历。


赵启平于是便同他说自己大学的时候,为了自己的第一篇SCI,直接和女朋友分了手。赵启平当年医大一朵花,站哪儿往哪儿招蜂引蝶,偏偏又是个成绩硬朗的实力派,唯有其不羁的男女关系常被人诟病。

 

——其实这真可真是冤枉小赵医生了。若非郎情妾意,赵启平从不胡乱染指,即使有时在外玩到深夜,多也并未发生什么。回到宿舍只管抱着笔记本写他的论文读他的文献到凌晨,这样的情形并不在少数。奈何小赵医生无处伸冤,反而落下了乱搞男女关系的罪名。

 

“恐怕是赵医生长着一张适合风流的脸。”那时谭宗明看着他,笑答道。

 


现在谭宗明又站在他的诊室门口。


赵启平显然对自己叫“下一位”,却叫来了这位不速之客有些防不胜防,但他看到谭宗明略显疲惫的脸上泛着微笑,心里又觉得酥酥麻麻的,忍不下心骂他挥霍医疗资源。

 

“你回来啦?”赵启平合上书,眨了眨亮亮的眼睛。


“赵医生不该问我有什么症状?”谭宗明走到他办公桌前。


赵启平抿嘴笑笑:“那这位患者有什么症状?”


“我饿。”


“啊?”


“我特别想一个人,怕他也饿,所以给他买了蛋糕。”谭宗明十分地一本正经,目不斜视,看得赵启平觉得温温痒痒热热的。


谭宗明把栗子蛋糕和鲜奶小方规规矩矩地摆在桌子上。


赵启平故作镇定地打开他那本期刊,同一页翻来翻去:“算了吧,要是被上头知道我收礼,非得拿我试问呢。”


“我可不算病人啊。”谭宗明退后坐进就诊的椅子里。


“嗯?”


“医生家属吧?”谭宗明胳膊肘撑在扶手上,一只手撑住小半边脸,没有遮住脸上挂的笑。


赵启平睫毛不安分地闪了闪,然后继续翻他那一页杂志:“谭总要是追姑娘也说这种话,百分之百挨一顿胖揍。”


“没事,喜欢的人打我,不疼我也得装作很疼。”谭宗明还是笑意盈盈地盯着赵启平看,眼里能荡漾出温腾腾的水来。


“流氓德行……”赵启平有点微微的赧,抬头瞥到谭宗明衣冠楚楚的样子,却又想笑,他于是清了清嗓子道:“你……行了别闹了啊,我工作呢,等会儿后面有病人,没事我就赶你走了啊!”


“有事啊,这次出差回来颈椎一直疼。”


赵启平赶紧上前去按他的棘突:“是不是尽在车上飞机上睡觉了?头等舱也不能这种睡法。这儿觉得疼吗?”


“疼。赵医生按就不疼。”


赵启平报复地用劲按了下去,谭宗明吃痛地嘶了声。


“去拍片!”



谭宗明乖乖地去拍片,等洗片时又百无聊赖,估摸着自己出来的时候赵启平也没几个患者要接诊了,现在大概在诊室里看他的学术期刊——总得往后翻一页了,于是便解锁了手机,给赵启平发消息。


- 赵医生,晚上去不去吃饭啊?

- 可能没空。

- 火锅有木有 烤肉有木有

- 你怎么那么幼稚……

- 直播约男神吃饭,男神不答应,急在线等。

- 挽尊。

- 用户谭宗明邀请您共赴晚餐。

- 实名反对楼上答案。

- 818追男神的辛酸血泪史。

赵医生发了个挥手再见的表情。


谭宗明乐颠颠地拿着片子走进诊室,赵启平的手机放在一边,栗子蛋糕也放在一边,好像还有开动过的痕迹,谭宗明觉得莫名的心满意足。


“谭宗明,我住院部那边有事得加班了,真没法和你吃饭。”赵启平接过片子,边看边和他讲话,“大问题倒没什么,但你还是得注意啊,一把年纪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谭宗明也不知是否在听他讲话,兴许是没有,毕竟他连“一把年纪”这种措辞都没有在意,他好像只是专注地、不敢浪费须臾地看着赵启平。


“看够了没啊?”


“没。”


小赵医生一口气又被呛回去了。


但毕竟两人都是忙里偷出点清欢来,谭宗明最后嘱咐他要记得吃饭,也便驾车回公司了。赵启平收拾他的东西,就要往住院部去。


栗子蛋糕、鲜奶小方。妈妈阿姨辈颠扑不破的经典推荐款。


谭宗明现在很接地气嘛,不错,有进步。


赵启平用手背抵上下半张脸,浅浅地笑了笑。他本来只是想在心里笑一笑,只是太不小心才渗上了嘴边来。


那就干脆吃完再走吧,毁尸灭据,毁尸灭据。



评论(21)
热度(347)

© 松露西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