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露西子酱

一起一落,交感共鸣。

[谭赵]盐重好色/轻度腐败 4

这章没啥吃的~但是有挺多的王二梗,现已注释。



04

 

“人活在世上,就如站在一个迷宫面前,有很多的线索,很多岔路,别人东看看,西望望,就都走过去了。但是我们就一定要迷失在里面。这是因为我们渺小的心灵里,容不下一个谜,一点悬而未决的东西。”

 

所以赵医生也吃了很多无益的苦,虚掷了不少年华。

 

所幸赵医生在医者生涯里吃过的这些苦,在此刻还是有些意义的。

 

病人因车祸而双手多指离断,四肢多发骨折,几乎要没个人样,赵医生连台转了十多个小时,下了手术台不知道休息,接着处理在床病人,东奔西走,等到最后坐进自己的车里,夜幕已四合,他胃里才开始猛地泛酸,肠胃中不顾情分的锐痛并行不悖地往上涌,腿也发软手也发软,纵使高强度的工作并不少有,但生理上的别扭却无法避免,悬壶济世总要无奈。

 

疲劳驾驶。赵医生笑自己。于是他虚靠着椅背,捱过一阵疼痛,才悻悻地踩下油门。

 

回家恰撞上电梯维修。

 

赵医生突然觉得,命运有的时候也就像书中说的那样,开一些平方,开出来都是无理数,谁都不知道怎么躲。[注1]

 

“再过会儿就好了。”一旁监工的工人表示抱歉。

 

他笑笑以示无碍。爬楼梯太过折磨他此刻这副躯体,胃里又空空,干脆出去填填肚子,别太过亏待自己。

 

其实赵医生觉得,自家小区门口的便利店,灯光是一种忧郁的白亮,有一种文艺片的气质,尤其是只有他一人的时候。他经过收银台边咕嘟作响的关东煮,明丽地、腾腾蹿着热气,季节的凉意开始浓了,这样的食物很给人酣畅淋漓的宽慰,只是招牌上大红的字体总有种落寞的喧哗,大概是渴望他问津。


赵医生后来在快餐货架拿了一碗皮蛋瘦肉粥,请收银员加热,又在保温柜前踟蹰片刻,最后还是要了两个牛肉包略作补充。

快餐本是无功无过的,救人于水火之中,则善莫大焉。加热的粥稍稍烫口,滑过食道流进胃里,胜过灵丹妙药。包子皮软且薄,肉嫩而糜,不柴不腻,虽是凑合了一些,然而赵医生也并无更多的要求,这本是他应过的生活,顺则小资情怀饮食城邑,逆则窝在便利店发掘一些意料之外的美味,如此平安富裕、有趣地苦度余生。

 

赵医生坐在便利店的落地窗前,透过玻璃看这座虚张声势的城市,按按手机发朋友圈。

 

魔都孤儿的寂寞,纯黑如夜,鲜嫩如牛肉包,醇如皮蛋瘦肉粥。[图片]”[注2]


陆续有朋友同事点赞,评论若干,无非赵主任辛苦云云。


而谭宗明直接在微信上敲他,倒是令他有些意外。


「我想请赵医生吃鱼。」 [注3]


赵启平对着手机笑,谭宗明这样没由来的一句,倒是足够自信,也不怕他是信口胡扯,并无借小波言之意。


可话说回来,也是,谭宗明永远都是这么自信。


「然后敦一敦伟大友谊? 」[注4]


「那赵医生意下如何?」


「可惜今天不是我的生日,牛肉包足矣。」


「哪头牛的肉?」


看王二和陈清扬敦伦的那头吧。」[注5]


人有的时候很奇怪,好像有些名字、有些词、有些话,就是一把钥匙,一道通行证,彼此像对暗号似的交换赤子之心,让人们为之欣喜,为之惊叹,为之决堤。赵启平也交游过一些爱王二先生的朋友——文艺青年,汉子或姑娘。爱他的自由不羁,爱他的有趣幽默,爱他的甜蜜深情,爱他以粗俗之言写平凡之事却又不觉肮脏。后来赵启平也不再与人刻意谈及王二,不出此外罢了。


谭宗明说,他欣赏他的纯真,王二是一个纯真得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人。


赵启平回想,觉得谭宗明这个人有的时候很奇怪的,他不说喜欢哪个作家,喜欢哪个乐手,喜欢哪个明星,他好像就这样迁就着他,抛出一点点自己的看法,给他一点点自己的光,像放饵一样,而赵启平就是那条自以为清楚,实则晕头转向的鱼。


赵启平收拾好残羹冷炙,把半张脸埋进臂弯,他好仔细地看上海,上海好闹,到处都是光,到处莺歌燕舞,也有平民疾苦,刑侦队在拆迁房附近蹲点,医院里仍然有痛苦呻吟的病人,谁家的孩子在挑灯夜读,有人在拖地洗碗,有人在挥汗工作,有人在缠绵交媾。


湿润的雨露在空气里饱涨了一整日,终于在夜色里落下来了,刹那间浸没了人间的声色犬马或者悲鸣,只有温柔的或者透凉的雨声。


谭宗明,会有几分纯真在其中呢?


谭宗明好像就是那个谜,那个悬而未决的人。


「赵医生,下雨了。」


谭宗明习惯于将人性巨细靡遗地编织进自己的巨网之中,要求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得到反馈,然后一一消化蚕食,可是他却在他发出这一句话的瞬间突然意识到,他不懂赵启平,不懂到故作镇定却不知所措的地步,不知所措到只能痴言一句“下雨了”的地步。


他好像也真正地,在用自己的灵魂,自损八百地,去揣摩另一个灵魂。


而赵启平同样也是那个悬而未决的人。


赵启平推开便利店的门,叮当的提示音在他身后响起,然后又淹没在雨幕里。

“在那一瞬间他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晚安,赵医生。」





[注1]指王小波《红拂夜奔》。

[注2]出自王小波《我的阴阳两界》,原句:“寂寞纯黑如夜,甜蜜如糖,醇如酒。”

[注3]王小波《黄金时代》中,王二要在生日那天请陈清扬吃鱼。

[注4]《黄金时代》中,王二对陈清扬言伟大友谊之事:“咱们敦敦伟大友谊如何?人家夫妇敦伦,我们无伦可言,只好敦友谊。”

[注5]《黄金时代》中,王二与陈清扬在章风山上寒冷露营,敦伟大友谊,一头牛突然出现。






评论(20)
热度(314)

© 松露西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