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露西子酱

一起一落,交感共鸣。

[谭赵]盐重好色/轻度腐败 1

部分情节有参考真实事件。

差不多是一个起因提要~


01

谭宗明其人,浸淫商场多年,难能可贵铁甲之下尚存一片赤胆仗义。


谭宗明手下常有些慈善项目,一方面出于企业形象的树立,一方面也出于谭宗明个人。他有安迪这样一个工作上的得力助手,且是生活里止乎礼的好友,于是这些零碎的项目总能得到近乎完美的周转协调,洋洋款项倒也得到保障,总能安稳落到实处。只是项目常常过于零散,轻重难量,谭宗明思度是否要将其系统化,也就此问过几次安迪的意见。


安迪今天接了谭宗明的圣旨,替他去医院探视领导的亲眷,美其名曰巩固阶级情感。安迪对谭宗明话中讥讽之意心知肚明,体制之下,人人无奈,也权当走个过场,一路上谋虑着谭宗明关于慈善事业的规划。


安迪下了车,眼前是第一医院的大楼,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赵启平其人,说到底也还是医者仁心。


附属医院位居三甲,PhD琳琅满目,青年才俊不可胜数,赵启平就是其一。他一副好皮囊,未及而立就当上了副主任医师,又因一些搭上官事儿的风花雪月,难免惹人非议,纵然是他更为引人耳目的年轻院长师兄,也挡不了这些箭,当不了他赵启平的盾。


所幸赵启平生性清疏,其中的纠葛,不足为人道,也无此闲情。


赵启平推开病房的门,照常巡视病人。骨科虽不清闲,但好在病人的病情与家属的情绪大多都处在微妙的平衡与稳定之中,倒是省了医护人员不少的心。住院部多为术后恢复,赵医生从走道中穿过,好似松柏迎送清风,倒也常常为病房平添几分清爽气。


他在一张空空的病床前停下了脚步。


这张病床本该是个小女孩的床位,女孩刚刚七岁,患骨肉瘤,确诊为恶性之后赵启平多次建议患者尽快转肿瘤科接受化疗,家属却始终因经济问题犹豫不决,硬撑了几天,再穿刺时已肺转移,而孩子只能夜夜躺在病床上被剧烈的疼痛不断碾压,用不痛不痒的药物勉强维持体征。


赵启平找孩子父亲谈了不少次,收效甚微,他也仁至义尽,无法再帮什么。女孩子年纪小,却懂事得很,病痛蔓延的时候也只是强忍着,小脸糊着满面的泪和汗,赵启平看得心里难过,难得有空时就来看望她,渐渐地也开始讲些童话、编些故事,尝试着分散一些孩子的疼痛感,虽然常常只是片刻的逗留,但一来两往,也熟悉起来。


赵启平在医患关系上继承他师兄的衣钵,不赞成度以大慈大悲无限度的无私关爱。


可这毕竟是个孩子。


此刻病床空出了,兴许是转去了肿瘤科吧,赵启平想。




“赵主任,您可算来了!莉莉的爸爸找不到您,我说可以打电话,他也不肯,自己去办了出院手续,您快去劝劝吧,莉莉这个情况,走了就没救了!”小护士匆匆忙忙地跑上前来,对他解释情况。


赵医生心中油然生了一股闷火,无处发泄,沉默了片刻。


“莉莉这个情况,不走又怎么救呢。”



赵启平查完房,下楼到住院部大厅,看到一盏小床缓缓推来,赵启平垂着头看着小床上躺着的女孩,她把她幼小的身躯裹在被子里,下巴埋进被沿。


“哥哥再见。”


女孩那双圆而清澈的眼睛,穿过弥漫着消毒水气息的空气,长久地望向赵启平。


妈的。


小床从赵医生身边推过,他突然有一种很想冲上前去打上一架的冲动,可他不行。他直直地在大厅里杵了许久,久到来来往往的患者家属开始议论,才慢慢走出住院部,在南门旁找了个人烟稀少的过道,狠狠地扎了一口烟。


赵启平不抽烟,今天他抽了一根,辣得他不自知地磕咬自己的嘴唇。



“赵医生?”


赵医生抬头,看到安迪。


“安迪?”


赵医生轻念一句抱歉,灭了那支烟,浅笑以示失态,正正衣襟,又是那个赵医生。


“有朋友住院了?”


“不,阶级敌人。”


赵启平笑了,觉得有趣,料是安迪公司内部的事,也不再多问。


“倒是赵医生,没想到你还抽烟?”


“不常抽,难得吹一圈。”


安迪对这样一个不谈恋爱的、与分手的前女友了无纠缠的,干干净净的赵启平觉得有些新鲜,也不免与他多聊了几句。


赵医生恪守职业道德,不谈病人,只是感慨了几句,他又说到其他科室的医生们更为辛苦,天天面对医患纠纷,有时病人逃避治疗巨额,医护人员原本就工资微薄,个个还得自掏腰包垫上这些钱。心脑血管科的医生都在筹划建立重症基金会,但苦于力不从心、缺乏背景,准备上报院长,前途也正迷茫。


安迪歪歪头,是个好机会。


于是安迪向赵启平阐明了公司希望支持基金会建设的构想,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帮忙牵线医院高层,善莫大焉。


赵启平想了想,他对经济动物的作风不愿苟同,想拒绝。


他抬头,住院部的大楼永远是这样,冰冰凉凉,好像有温度,又好像没有。大厅人来人往,面带着喜色或者虑色。


他沉默,然后说:“好。”


安迪与他笑笑,互相谢别。她朝大楼迈出一步,赵启平转身叫住了她。


“安迪,你们大概知道,贫穷不止是经济而已。无法接受教育,无法获得信息,无法承担责任,甚至……无法对生命负责。”赵医生欲言又止,“谢谢你,祝你们成功。”


安迪看着赵启平离开的背影,又看看林立的门诊、急诊、住院部和研究所。这里的人情世故,恐怕也不会少于商场吧。安迪突然觉得心中潮湿,却又说不清是什么感情来,她到底是个女孩。思来想去,她还是给谭宗明发了一条短信。


“慈善基金的事有方向。”


想了想,又追加了一条。


“给你介绍个医生。”

评论(13)
热度(511)

© 松露西子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