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露西子酱

一起一落,交感共鸣。

尾声

从去年到今年,两位给我留下了非常多的美好回忆,令我感到特别特别地感激。无谓热度,但姑娘们的每一句话都使我深受感动,这世界还是这样美好。

只是由于之前的一些原因,《比邻而居》不会再更新了,还没有展开就这么坑了,很多故事也不会再讲了,不说永远不再更新,但也实在不会写衍生了。感谢大家,再次鞠躬。

只是去何处都有江湖,到哪里都存在恶意,但回想起明楼和明诚以及无数世界线里的他们,这样的安慰却依然能让人走下去。

爱大家,并永远祝福他们。

另,我之前有一个闲置的lo,现在用来为我前些年追过的网游小说写同人,CP倾向温和,广州那两位。

在这里。 @相位差

然后放俩假车吧,没汽油了,都是凌李,本来...

16 58

[谭赵][盐重好色/轻度腐败番外] 元宵

元宵


赵启平不得不承认,自己近来总与节日无缘。


照理说闹元宵、闹元宵,过一个元宵节总是要“闹”的。就暂且放下记忆里烟火市井、巷头巷尾那热热闹闹风风火火的、华灯彩服的一套,到底还是有点明灯、燃焰火这样的俗事儿来塞满情怀。他和谭宗明在一起的第一个正月里,外环内还没彻底禁燃,且自家做生意的人,大多讲究,逢年过节是得放上些烟花才心里稳实的。而飞黄腾达到谭宗明这样的地步,就用不着有太多的讲究,只是这世上果真还是讲究的人多些。


谭宗明那年元宵跟赵启平从老赵家吃了晚饭回去,耗在他的高层公寓里没有走的意思。说起来他俩也并不是非得在哪哪儿同居那回事,人到中年——是说谭宗

[谭赵]小赵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而我却只有钱

*感谢 @假装不经意 老师的文题授权,点我看原文剧评

*私设满满,人际跳脱,ooc,注意避雷。

*新春快乐(●'◡'●)ノ♥


近来,谭宗明觉得自己心里好苦。

谭宗明心里苦,这没什么,但如果这意味着晟煊上上下下的先进劳动力都要先谭总之苦而苦,那就不太妙了。

于是隔壁的时代弄潮儿包奕凡此时化作霁月高风,怀着始终代表上海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的高尚情操,抱着“谭总您有什么苦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的高雅志趣,为谭宗明建了一个狐朋狗友情感交流群,名曰“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的成员皆是祖国大好事业的朝阳,比如安迪,她是早晨八点钟的太阳,比如包...

日常不务正业>< 

剪了一个又短又没头没脑的视频,自己给自己喂糖吃。

需要很多很多谭赵_(:3

几个喜欢的镜头^^

[楼诚] 怀俄明与咖啡与爱

现代AU/美国/公路旅行/小旅馆的傍晚

很短,有车似无车。

小家伙不在的假期,出去二人个世界吧!——大概是这样的AU。


BGM:

you belong to me - Carla Bruni

you belong to me - Jason Wade

you belong to me - Bob Dylan


-

风是什么时候起的,是在爱荷华还是怀俄明起的——谁也不晓得。


小汽车从爱荷华的空辽平原疾驶而来,碧空金阳,地平线也开阔。旷田摇摆日光,美得很。密歇根与芝加哥的霜林尽染便于此被抛诸脑后了,车前窗一角偶尔显出的半抹黛山,便已足够惹人清兴。


明诚给他们的野马...

关于《盐重》的后记与目录与下载

0102」「03」「04」「05

06」「07」「08」「09」「10

11」「12」「13」「14」「15

16」「17」「18」「19」「20


承蒙这大半年来,可爱的读者姑娘们的厚爱与鼓励,比心,-)


《盐重》大概不能算个故事,它的初衷是一些生活小品,琐碎的片段。只是怪我太啰嗦又没效率,才拖拖沓沓,至到2017的第一天,才把它写完了。


我想,对老谭来说,食肆原是媒介,是社交与利益交换的场所、工具与催化剂。他大概吃过很多的地方,丰富的菜系,也懂得很多的餐桌礼仪。我小时候在暑假作业本上写暑假计划,年年都写,“吃遍祖...

[谭赵]盐重好色/轻度腐败 20 (正文完)

故事是在有焰火的上海。
因为这两年除夕魔都已经禁燃禁放啦^^

20

赵启平最终还是没有说明白,“再过一阵”,到底是多久。

“我不管你。”老赵折好报纸,搁在一旁,他很有精神,说话间掸掸桌子,“但你记住,我跟你说过什么。”

赵启平高中毕业,大学里不愿住宿舍,嫌不清静。老赵家离医学院算不得远,多少挤个半小时地铁,总归能到了。赵启平跟他爸犟,他爸不比他和气——那干脆去黄浦租房子住吧,钱,生活费里自己克扣。

赵启平硬着头皮答应了。

开学注册完,老赵留给赵启平一句话,要他记牢了。

“行事毋涉私心意气,万不可冲动。”

“我记得。”赵启平把桌上的果壳儿全倒了去,随后坐直了,坚定地看着老赵,“没冲...

如果喜欢的人走过来,你要歪头看他。
如果他要在你身边坐下,你要凑上前去。

[台丽] One night in Shanghai

现代AU 少量楼诚

BGM:约定-王菲/张学友/陈奕迅

01.

明台第一次见到于曼丽,是在五角场附近一家音乐酒吧。

于曼丽穿着棒球衫,戴个棒球帽,弹着把吉他唱歌,还是粤语的,特有味道。时不时有几个年轻小伙儿朝她吹口哨,她抬头朝他们笑笑。

明台想起小学看一本书,书里形容一个姑娘,走到哪儿都跟空气清新剂似的。他想酒吧老板让她在这儿唱歌准不是为了唱歌,是清新空气来了。

02.

明台跟他哥们说:“诶,那个唱歌的妹子不错。”

他哥们数落他:“酒吧里的妹子你都看啊,回家真不怕你哥揍你?”

“我看他们才不敢呢。”明台送他一记眼刀,转过椅子看于曼丽,“我说真的,她不一样,我估计是学生,打零工...

5 113
 

© 松露西子酱 | Powered by LOFTER